首页 > 政务公开 > 部门信息公开目录 > 司法局 > 文件通知

辰政复决字〔2020〕第0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2020-10-23 16:59 信息来源:辰溪县司法局

辰溪县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辰政复决字〔2020〕第09号

申请人余X。

委托代理人余XX,系申请人父亲。

被申请人:辰溪县教育局。

复议请求:1、请求撤销辰溪县教育局《关于“余X强烈要求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的申请”的回复》并为申请人办理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2、请求为申请人评审中级职称。3、请求由直接责任人罗XX赔偿申请人10万元。

余X不服辰溪县教育局《关于“余X强烈要求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的申请”的回复》申请行政复议,辰溪县人民政府

作出了辰政复决字〔2019〕第X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余X不服向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9)湘12行初XX号行政判决,判决撤销辰溪县人民政府作出的辰政复决字〔2019〕第X号行政复议决书,并责令辰溪县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60日重新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余X不服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20)湘行终XX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湘12行初XX号行政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结合法院判决与本案事实,本机关对案件进行了重新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称,我于1998年6月毕业于芷江师范,同年到石马湾小学任教。2003年取得湘潭师范学院美术教育(师范类)函授专科毕业证。2004年9月1日被辰溪县教育局“低段高聘”为中学二级教师,从石马湾小学调入火马冲中学任美术专职教师。2004年11月参加湖南省成人高等学校招生考试被录取为湖南师大“专升本”脱产二年制本科新生,经县教育局批准,于2005年3月至2007年1月在湖南师大完成规定的学习课程,取得脱产二年制本科毕业证书。2004年11月25日,经县中小学系列初级评审委员会评审通过;经县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审定确认我等186位小学教师符合初级中学教师种类教师资格条件,我被评为中学二级教师。2004年12月20日发出辰职改字〔2004〕11号文件,通知到各校,并且报县人社局。我等186位由小学教师种类教师资格证通过评审审核认定取得初级中学种类教师资格证。2004年11月25日进入待办证书过程中,2006年11月28日,与我同时改聘的186位小学教师的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办理完毕。因教育局副局长(教育局原人事股长)罗XX在辰职改字〔2004〕11号文件附件名单中,用“宋X”替代余X,致使我没有及时拿到中学二级教师专业技术任职资格证,且办证期间,我正在湖南师大脱产进修本科学历,并不知情,所在火马冲中学领导集体及县教育局不履行告知义务。一直拖到2015年4月22日我到县人社局查档案,意外发现附件名单中“宋X”替代余X,直接影响我拿不到中学二级教师专业技术任职资格证,换不到“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经多方请求,直到2017年4月,我才拿到补办的中学二级教师专业技术任职资格证书。此后,我把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所需提交的材料委托老婆满XX(教育局工作人员)交给周XX,周XX一直拖到2018年7月23日才回复说他不能办,要么找当年办证部门,要么找现在办证部门。我的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一直未能办理。2019年1月17日,县教育局作出书面回复说不能办理。教育局侵犯了我申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权利,请求辰溪县人民政府撤销辰溪县教育局的处理意见,并责令县教育局为我注册初级教师资格颁发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且按照特殊情况为我评审中级职称;同时由直接责任人罗XX赔偿损失10万元,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被申请人称,我教育局作出的《关于余X强烈要求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的申请的回复》是合法的,请求县人民政府予以维持。一、我局作出的不予“补办”的答复合法。教师资格证补办是指已获得的教师资格证遗失或损坏,按相关程序重新补办。而余X至今只获得小学教师资格证,没有获得过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也就不存在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一说。二、余X没有按法律法规规定启动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申办程序,根据《2018年湖南省教师资格认定和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与定期注册公告》规定,申请认定教师资格,应在网上申报,从中国教师资格网中生成并打印《教师资格认定申请表》,并在规定的时间段(每年的春季和秋季各一次)报名,而余X既未在网上申报,也不是在规定的时间段提出申请,我局未曾受理其申请。因此也就不存在我局为其审批办理中学教师资格证的事情。同时从余X提交的材料来看,不符合办理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的材料要求。至于余X的“中学二级教师”专业技术证书,与办理教师资格证书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专业技术证书既不是办理教师资格证书必须提交的材料,也不是参考材料。所以辰职改字〔2004〕11号文件把余X的名字错写成“宋良”,并不影响余X申办初级教师资格证。三、关于余X要求按照特殊情况为其评审中级职称的问题。由于余X没有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不符合中学教师职称的评定条件,教师职称的评定只能依法依规进行,我局无法按照特殊情况为其评定初级中学教师职称。四、关于余X要求直接责任人罗XX赔偿10万元损失的问题。这属于民事法律关系,不在行政复议的范围内。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余X于1998年6月毕业于芷江师范,同年到石马湾小学任教。2003年取得湘潭师范学院美术教育函授专科毕业证。2004年9月1日被辰溪县教育局“低段高聘”为中学二级教师,从石马湾小学调入火马冲中学任美术专职教师。2004年11月参加湖南省成人高等学校招生考试被录取为湖南师大“专升本”脱产学习新生,于2005年3月至2007年1月在湖南师大学习,并取得湖南师大成人高等教育毕业证书。

2004年12月20日,辰溪县职称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印发《关于确认张正勇等186位同志具备初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通知》(辰职改字〔2004〕XX号),确认申请人余X在内的186位同志具备初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因工作失误,将文件中余X的名字写成“宋X”。而申请人余X当时正在湖南师大脱产进修,并不知晓此事,直到2015年4月22日去县人社局查档案时,才获知此情。经核查更正,于2017年4月,申请人余X拿到补办的中学二级教师专业技术任职资格证书。在这期间,辰职改字〔2004〕XX号文件中的186位同志中的大部分人已通过取得教师法规定的学历或经教师资格考试合格而获得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申请人余X认为只要获得初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就可以凭借换发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自己迟迟得不到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是因为教育局误将余X写成“宋X”所致。所以于2017年4月,委托其在县教育局工作的妻子满XX把相关材料交给局师训站站长周XX,要求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一直得不到办理。2018年3月,申请人余X父亲余XX到政务中心教育局办证窗口咨询,申请为余X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窗口工作人员认为申请人余X的申请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受理条件:一是未事先在网上报名,二是未在规定时间段报名,不予受理,口头告知不能办理。申请人余X之父余XX便多方找到县教育局领导及相关人员要求为余X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并上访至省巡视组。2019年1月17日,县教育局作出书面回复,对申请人余X申请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一事作出处理意见:一、余X至今只获得小学教师资格证,没有获得过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所以不存在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一说,不为其补办是合法的;二、余X于2004年11月获得的“中学二级教师”专业技术证书及其在中学任教的事实不能作为其获得中学教师资格的条件。教师资格条例及湖南省教师资格条例实施细则明文规定了申请认定教师资格所需提交的材料,专业技术证书既不是办理教师资格证必须提交的材料也不是参考材料,所以余X的“中学二级教师”专业技术证书与其办理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没有任何关系。三、教育局没有为余X办理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是因为余X没有提供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认定的必需资料。请余X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准备好办理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所必需的材料,到辰溪县政务中心教育局窗口依法申请办理。

本机关认为,申请人余X向被申请人辰溪县教育局申请办理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属于公民个人向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初级教师资格认定的行政许可行为,申请人的申请行为和被申请人的许可行为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和国务院《教师资格条例》规定。被申请人作出的《关于余X强烈要求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的申请的回复》,明确了不予补办的具体意见,视为已经作出了不予许可的决定,该决定涉及申请人实质性权利义务,故被申请人作出的《关于余X强烈要求补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的申请的回复》属于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可诉性。根据《教师资格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具备教师法规定的学历或者经教师资格考试合格的公民,可以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申请认定其教师资格”;第十四条规定,“认定教师资格,应当由本人提出申请”;第十五条规定,“申请认定教师资格,应当提交教师资格认定申请表和下列证明或者材料:(一)身份证明;(二)学历证书或者教师资格考试合格证明;(三)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受委托的高等学校指定的医院出具的体格检查证明;(四)户籍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乡人民政府或者工作单位、所毕业的学校对其思想品德、有无犯罪记录等方面情况的鉴定及证明材料。申请人提交的证明或者材料不全的,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受委托的高等学校应当及时通知申请人于受理期限终止前补齐。教师资格认定申请表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统一格式。”;第十七条规定,“已取得教师资格的公民拟取得更高等级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教师资格的,应当通过相应的教师资格考试或者取得教师法规定的相应学历,并依照本章规定,经认定合格后,由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受委托的高等学校颁发相应的教师资格证书”。根据以上规定,原告余X在2004年调入火马冲中学任教后并未向辰溪县教育局提交申请申办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并未取得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辰职改字〔2004〕XX号系原辰溪县人事局对余X“中学二级美术专业技术职务”的职称认定,而非教师资格的认定,其错名与辰溪县教育局不予办理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无必然联系,申请人余X未取得初级中学资格证,自然不可申请补办。根据湘教发〔2015〕XX号《湖南省教育厅关于印发湖南省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和定期注册制度改革工作方案及实施细则的通知》的规定,“2015年12月31日前已入学的全日制普通高校师范类专业学生,可以持毕业证书申请直接认定相应的中小学教师资格”。

申请人余X向教育局提交的成人高等教育毕业证书、中学二级美术专业技术职务证书等材料并不符合直接申请认定初级中学教师资格的规定。申请人申请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应当参加教师资格考试,取得相应的《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合格证明》,后进行网上申报。因此,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余X作出的《关于“余X强烈要求补办初级教师资格证的申请”的回复》,符合前述条例关于教师资格认定的规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申请人余X在本次行政复议时,请求按照特殊情况为其评审中级职称,由于余X未取得初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不符合中学教师职称的评定条件,本机关不予支持。申请人余X请求时任教育局人事股股长罗XX向其承担10万元赔偿责任,因罗XX系履行教育行政部门职务行为,该索赔请求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的主体责任认定条件,本机关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辰溪县教育局作出的《关于“余X强烈要求补办初级教师资格证的申请”的回复》。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于接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怀化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辰溪县人民政府

                                                         二0二0年十月十八日